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申明大肚子

甘孜日報    2019年08月23日

      ◎黃孝紀

      村里男人大多精精瘦瘦,這可能跟平時犁田扛耙挖土刨山挑碳背樹這類力氣活有關。申明是個例外,他也是兩女兩兒一老婆一家六口之主,同樣干著男人該干的活,卻依然有一個肉嘟嘟的大肚子。當然,他的大肚子遠沒有如今一些領導干部便便大腹那么夸張,那是活像稻秧田的蝌蚪,肚子鼓脹得讓人看著難受,擔心它隨時都要破裂,迸射出一堆肥腸來。申明的肚子顯然遠不是這個級別,只不過在村中男人普遍扁平的肚子當中,是個顯眼的號外而已,也終究得了個大肚子的名分。

      申明大肚子愛唱山歌,這與他的身材臉相似乎十分不稱。他五短身材,頭大臉黑嘴唇厚,兩撇小胡子黑黑亮亮。夏天的日子,他整日光著兩個大腳板,穿一身黑布衣褲,上衣敞開,袒露著他黃銅色的大肚子,肩上搭一塊白色短帕子,隨時擦臉上和肚子上淌下的汗。他的大肚子里究竟包藏著多少山歌,無人說得清;他的歌從哪里學來的,從什么時候他就愛上整日里一路歌來一路歌去,也已不可考。

      那時我還小,生產隊出工干活的時候,我也不過是跟隨我的父親母親去田邊土邊玩。村里男孩,上學前還穿開襠褲十分尋常,大約因為我還穿著開襠褲,就常有男人和婦女繃著臉唬我說:“刈了你的卵子!”嚇得我趕緊把兩腿夾緊。申明大肚子從不嚇唬我,他總是一副樂呵呵的模樣。干活的時候,譬如說在稻田里插秧或者抓田,累了,就有人直起腰來提議:“申明大肚子,唱首山歌來聽聽。”“要得啊!”申明大肚子站在田中央裂開大嘴唇一笑,答應一聲,隨即大聲唱了起來,仰著頭,唱得脖子上一條條粗筋暴突,田野里頓時充滿了快樂的空氣。也有小媳婦或者愛打趣的男人聽了不過癮,說再來幾首痞一點的聽聽。申明大肚子哈哈一笑,說:“那就唱個十摸吧,你們不要罵人啊。”接下來,田野里更是蕩起一浪一浪粗野而愉快的笑聲,勞作的辛苦也在歌聲和笑聲中消散得無影無蹤。

      申明大肚子老婆與他長得恰好相反,又干又瘦,從臉到腳,幾乎是印著一副骨架。申明大肚子唱歌調笑的時候,他的老婆往往白著兩個眼珠子瞪他,嘴上還不時罵罵咧咧。申明大肚子似乎熟視無睹,不惱不怒,不理不睬,臉上掛滿笑容,依然粗著脖子沉浸在盡情歌唱之中。

      申明大肚子住在村前的一條小巷子里,我上學的時候,他的二女兒己彩是我的同學。我玩耍時,曾經多次從他家門口路過,望他家門里看時,黑咕隆咚的,有時也能聽到他大聲唱歌的聲音從里面淌出來。

      村前的朝門口是全村人愛集聚的一個地方,長著幾棵高大的柏樹和苦楝樹,水圳從這里流過,地上空坪有不少石墩石條。附近的大人和孩子,常端著一碗飯來這里邊歇涼邊說笑邊吃飯,申明大肚子也不例外,也愛端一個大碗到這里來吃。有時,有人有意無意地說:“申明大肚子唱個歌來聽。”哪怕他正鼓著腮幫大嚼飯菜。申明大肚子把碗往石墩子上一放,用力咽下一嘴的飯菜,就大聲唱了起來,唱得飯沫子直噴,引得眾人哈哈大笑。

      申明大肚子是村里最快活的人,出工的時候,荷鋤而去,一路歌去;收工的時候,荷鋤而歸,一路歌來。哪怕路上只是他一個人,或者只跟著一頭牛,一只狗,幾只雞,幾只鴨,他也把山歌唱得嘹嘹亮亮,快快活活。

      申明大肚子是什么時候去世的,不得而知,就像村前樹上隨時掉落的樹葉,不會在村人的眼里心中引起太多在意。他的山歌也從來沒有村人想要學的,更不會有人想到要記錄流傳下來,因此申明大肚子死后,他那一大肚子的山歌也跟著走了。

      申明大肚子的粗獷山歌是這個古老村莊的最后絕響。


  • 上一篇:這樣生活
  • 下一篇:醞釀在麥崩山水間的魚通新故事

  •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登录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