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我們的康定情歌

甘孜日報    2019年08月23日

       ◎郭昌平

       1946年9月,重慶青木關國立音樂院經政府批準,由重慶遷回南京,改名為“國立南京中央音樂院”。吳文季結束了在部隊當文化教員的生活,與同學們一起帶著他在部隊收集來的民歌,乘船經武漢來到了南京。

       到南京后,吳文季的聲樂老師伍正謙準備在學校舉辦一場他個人的演唱會,為此展開了積極的籌備工作。吳文季聽說此事,覺得他收集的民歌對老師一定有用,于是他找到伍正謙,將他收集來的民歌,全都交給伍老師看,希望能對伍老師的演唱會起到一定的幫助。伍老師認真地將吳文季交給他的歌譜進行了閱讀,發現了那首《跑馬溜溜的山上》,他反復吟唱了幾遍,覺得這是一首很不錯的民歌,十分喜愛,就對吳文季說他準備在他的個人獨唱音樂會上演唱這首歌。吳文季毫不猶豫地將這首歌當場就送給了伍正謙。

       伍正謙拿到的這張由吳文季收集而來的《跑馬溜溜的山上》的歌譜,是一份手寫的簡譜,要用來演唱,必須經過專業的編配才行。于是,伍正謙拿著這份簡譜找到了學校作曲系主任,當時中國著名的作曲家江定仙,請他為這支歌進行編配。江定仙愉快地接下了這個任務。此時已經是1947年的仲春,南京這座號稱“火爐”的城市,早已春回大地,萬物復蘇,氣溫一天比一天在升高,有些心急愛美的姑娘早已穿上了漂亮的花裙子,在學校的綠蔭中穿來走去,象一群群的花蝴蝶飛舞其間。

       那個時候,學校才從重慶遷來,一切都很簡陋,說是中央音樂院,象江定仙這樣著名的作曲家,也就是住在一座木結構的小屋之中,家中連一部鋼琴也沒有。說到這一段歷史,當時還是江定仙的學生,如今已經從中央音樂學院副院長的位子上退下來了的王震亞先生對此依然記憶猶新。

       他說他那個時候正在跟著江定仙老師學作曲,那是1947年初夏,有一天他去到江老師家中找老師說什么事,他去時老師正在閣樓上編曲,至于編的什么曲他不知道。進家門就能聽見老師的琴聲,那是一部已經很陳舊的折疊式風琴,江老師聽說他來了,就招呼他上樓去說。平時老師在樓上工作時,如果有事,他就會下樓來談,一般不會讓人上樓的,而這一次卻招呼他上樓去說,王震亞當時還頗覺意外,老師在編什么曲子,這么重要,樓都不肯下了。

      所以,他就對這首曲子細心聽了一下,優美的弦律在他頭腦中留下了較深的印象。上樓之后,他才發現江老師正穿著一件圓領的短袖汗衫伏在那部折疊式風琴上認真地一個音一個音地修定著,背上早已被汗水打濕,額頭上也掛著汗珠。看著老師正忙,王震亞長話短說,生怕影響了老師的工作,然后就迅速離開了老師的家。

       關于這一部折疊式風琴,江定仙在他的回憶錄中講到過。他說:”這是他從上海到內地時父親要我帶了一架友人寄存的折疊式小風琴,此時我正好利用它為學生修改作業。提起這架四組的小風琴,它還有一段光榮的歷史,它是一位老革命家戚元德1932年進蘇區以前在上海時寄存在我家的珍貴物品,我們一直為他妥為保管,我走哪里就將它帶到哪里,直到武漢解放,才物歸原主。”正是這部折疊式小風琴,在整個40年代,江定仙老師靠它創作和編配了不少優秀的作品,也用它為不少歌唱家伴奏過。

      一個多月后,伍正謙老師的獨唱音樂會在學校里如期舉行,那天仍然是江定仙上臺用那部折疊式小風琴為伍正謙作的伴奏。伍正謙以他華麗的美聲,將這首名為《跑馬溜溜的山上》的民歌演繹得可以說是完美無缺。不知是伍老師唱得好,還是江定仙編得好,總之那天的演唱會上,這首歌受到了觀眾報以的長久的熱烈掌聲。當王震亞聽到這熟悉的弦律,他才恍然大悟,原來那天他到江老師家,江老師就是在為這首民歌作編配。

      王震亞當時是學校“山歌社”的骨干會員。“山歌社”是學校中一批熱愛中國民歌的學生于1944年在重慶青木關成立的一個學生社團,主要任務就是收集整理大家喜愛的中國優秀民歌。江定仙的學生嚴良堃在江先生誕辰91周年時,在《人民日報》上曾刊發了一篇《愛徒如子的江定仙》一文,在這篇文章中,他對“山歌社”作了這樣的介紹:“1944年,以我們‘江家班’學生為核心,成立了學生社團‘山歌社’,探索民族音樂的發展道路。當時對民族民間音樂有一種錯誤的看法,認為西方音樂先進,中國音樂落后,民族音樂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我們‘山歌社’卻反其道而行之,搜集我國優秀的有代表性的各地民歌,記譜整理后配上鋼琴伴奏,并組織同學舉辦民歌演唱會,使民歌終于登上大雅之堂,江先生熱心支持我們的探索,對我們進行指導和輔導,還親自為其中的歌曲配寫伴奏。”

       由江定仙老師編配的這首“跑馬溜溜的山上”在王震亞的當時的心靈上產生了極大的震動,所以后來“山歌社”編輯出版《中國民歌(第一集)》時,王震亞就邀請江定仙老師一定要把這首歌收入其中,當然這是后話了。

      同是“山歌社”成員的郭乃安,后來是中國藝術研究所的教授,他在回憶這段經歷時說:“當時學校中很多人都知道吳文季收了一首很好聽的民歌,吳文季不是我們‘山歌社’的成員,但是我們都認識,知道他將這首歌交給了自己的老師伍正謙,伍老師也很喜歡,他就將這首歌交給了我們老師江定仙,請他為這首歌配伴奏,大約他想一鳴驚人吧,我記得他當時很神秘,要江老師悄悄給他搞的。”


  • 上一篇:獵人和修行人
  • 下一篇:再探丹巴納交石棺墓葬群

  •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登录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