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穿越古道

甘孜日報    2019年08月23日

       ◎騫仲康

        當然,雅康道上送茶來的是笮伎僰僮形色十足的背夫。迎茶的首先是康巴木雅方猷和戈格措哇鄉民。牦牛道東出牽著的是笮地。古笮由善施竹藤麻草編織技藝的能工巧匠代表,茶道上背茶的人力,多是他們。于是,川藏邊茶的茶源,在康巴民間有笮葭或笮槚之謂。

        從達朵東出取蒙山之茶充邊,邊茶運營在深山里,全靠背夫。背夫子們的一身行頭,除篾織背席竹桿拐把、筍禿舀舀竹片汗刮、竹筒飯盒竹管水罐以外,兼及麻鞋草帽棕坎肩,都顯示著笮的氣色。篾篼的茶甄,真叫‘笮茶’,一并竹箱竹筪包裹的百般貨色,非笮莫屬。與笮一并的另有筇,漢制筇杖是一絕。杖等同使,使等同權,笮方土王的權柄該是筇杖。試想,背夫子腳力們在茶路上敢稱王者,更愿意選用竹質拐把,也算是自家筇杖呢。筇生于竹,原本朝綱上的笏簡是它,起初報平安的爆竹是它,升華了抽象了,就有點兒神奇。

        沒想這雅康世上茶馬道,已經不只浸潤、潛沉著雅文化,還明示著笮文化呢。世人面對茶馬道上文化不太好理解,說,讓它見古去吧。誰信這幾近湮沒的古老筇笮文化、木雅文化,恰巧兌現在這豈止茶馬的雅康邊道上了呢。這茶馬道原屬‘笮牦’道不是嗎。連馱茶的馬也是笮馬,這些陪人奔生的靈牲,不配征馬,不配貢馬,連充當馱馬也是勉力為之,它偏是輸茶道上缺不得的馱運主力,善走山路的輕蹄,依茶道運命。如是,牦牛‘雅’人文與竹篾‘笮’人文緊鄰,還互補,笮該是雅的另一半。

       茶道上全力輸運的充邊笮茶,篾篼茶甄到了康定縫茶人手中,重新以牦牛皮筋皮張包裝,打出藏茶品牌,屯集理塘錢糧著,再遠輸安多衛藏,更是藏茶了,擔戴不凡使命哩。這等形色的藏茶難怪乎又叫成大茶。大茶大,大在其筇笮文化與牦雅文化的共構,由此具體呈現出藏漢文化共構的宏觀。

       其實木雅人相信,他們自用的茶葉,叫槚恩,幾乎算是‘雅薩’牦牛大地上土生土長的雅茶。而康區征馬,主要從康北過松潘到中原。雅康道上,僅貢馬行色每成象征,妙了還見得稀絕的袖珍型寵物性貢馬,名京馬或金馬、實精馬或筋馬。當然啦,大雅之堂的貢馬不是玩兒的,像模像樣具足精氣神。馬頭頂著綢幢,馬額飾著紋褥,馬胸佩著響鈴。當之為達朵,無愧。

       偏偏茶路子上荷茶人,那可是苦人中命最苦的角色。奶著嬰孩的女背夫,胡須頭發全白的老背夫,腰腿未長伸的小背夫,拐把鐵頭杵在石板路上,千次萬次,終成深深的窩子,明示著生命的哲理。歷朝茶政仰仗官引,不茍地嚴加貫徹。窮了茶農苦了茶工屈了茶吏,說是唯獨富了茶販茶賈,這話也未必然,王小波起義不就因其被茶差逼成的么。

       雅康道傳統深沉,其意義絕非唯茶唯馬所能了然,猶如大運河,不只是漕運京糧的航道。從開天路始,再通牦牛道,既是行鹽路,又是金香路,還是茶藥路。歷來物流人流信息流俱全。

       物流:西來的金砂梵香、東到的錦緞細瓷、洋廣土特、山海百貨、可謂通天涯達地極。尤其鄉土輸出,鹿茸蟲草巨細藥材,牦尾熊掌盡呈珍稀,羊毛狐皮每呈大宗。

      人流:往古的各路地氏族群,北羌南夷、水濮旱盧、僰僮笮伎,牽成線。游僧浪俠,鄉佬驛卒,皇使官差,沿途成境。倮彝、康回、普彌、麼莎,匯成民族走廊。更兼科學考察的洋人偶出偶入。其實在這民族大走廊上感知‘人窩窩’,那才厚重。

      信息流:天命信使戈卡伯,奉蒼天遣派而沿途傳言時事。游呤女夏扣約,唇間自有一語成讖的歌謠。藝人阿肯的說唱中含海量內容。老仲依吐露著部族史及鄉土史。連格薩爾傳人談起自己祖上時,也能把神話說成真人真事。更加上真經古佛并圣諭官詔,宣慰安撫,一路大放光明。

      政治經濟文化,怎生是一茶一馬所能蔽之的俗務。其形而下,無比可觀。其形而上,何等玄奧。這古道的內涵是練達的,外延是開放的。如今,我們在緬懷它的同時有很多遺忘,我們在創意它時欠一些理想。尤其沿雅康道一途人本精神的空泛化,以及民俗、宗教的時尚取代。任何庸俗的打造都可能是對經典的罪過。任何對經典的呵護都可能是對樸實的抵觸。捧出旅游意義的人文景觀,須地道,需適度,對于茶馬道,這最為要害關鍵。

      穿越時空不可能,認得這古道是精神上的,是方方面面的,是能指向未來的,就好。


  • 上一篇:再探丹巴納交石棺墓葬群
  • 下一篇:猴子當裁判

  •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登录宫网